我们向学生诠释“生活即教育”的真谛,其实对区域教育管理者亦是如此

一位卸任教育局长的冷思考

5月6日,山东省青州市古城幼儿园开展“今天你微笑了吗”主题活动,通过制作笑脸卡、比笑脸等方式,培养孩子们积极乐观心态。王继林 摄


6月20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二十六中学组织初三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集体减压活动,帮助学生释放紧张情绪。丁根厚 摄


6月20日,河北省沧州市沧县西河头小学学生在收割小麦。傅新春 摄


【题 记】

2018年12月,我由安徽省宁国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转任教体局党委书记、局长,次年1月我写了一篇随笔《履新教体局长30日之浅思考》。因为这篇随笔,我结识了一批教育界的专家,他们对我后来的履职帮助颇多。近期,因为工作需要,我离开了教育部门,转岗时我暗下决心:从此不再言教。其实,这并非格局不够大、站位不够高,更不是对教育缺少感情,相反是因为对教育倾注得太多、拼得太狠、爱得太深,不愿让自己纠缠其中,挤占过多的精力。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想干扰接任的同志,“当好划船人,莫论是与非”是自己多年秉持的习惯,生活在熟人社区,“留白”是最好的选择。

近日,在网上与几位教育界的朋友碰面了,他们都建议我作为“过来人”再写一些教育类的文字。斗争了好几天,决定写这篇反思,只期能给区域教育管理者带来一丝微光。在我看来,一个不成功的教育管理者其失败之教训更加弥足珍贵,能给人以提示、提醒。区域教育管理者肩负的职责使命十分繁重,需要面对的任务极为艰巨,需要解决的问题错综复杂,要代表地方党委政府履行保障职责,要承担宏观行政管理、中观教育管理、微观教学教研等众多任务,并非一句“学会弹钢琴”就能拿捏。笔者以为,要履行好上述职责,就是要回归教育本源,回答好教育根本问题,厘清事关区域教育改革发展的三个基本问题,做区域教育的明白人。

区域教育的方向何在?

认清区域教育发展的方向,是区域教育管理者首先必须思考的问题。方向是宏观层面的大问题。理论上讲,就是要搭上天线、对标对表,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认真落实上位要求,推进区域教育高质量发展。而在实践层面,区域教育的“出卷人”是地方党委政府、各级各类学校和以家长为主体的社会各界人士,“得分要素”是多维度的,既要与周边区域横向比,也要与自己过去纵向比;既要在学生成绩上比,也要在学生素养上比;既要看教育改革发展的状态,也要看教育对区域改革发展的支撑;既要看当下区域教育的基本面,还要看未来区域教育的潜质,等等。因此,区域教育管理者要登高望远,审时度势,在“上搭天线”“下接地气”“中聚民心”中找准平衡点;要认清“坐标系”,把准方向和目标,统筹推进区域教育改革发展的各项事宜。

譬如,从不同学段看,学前教育的方向就是要增加公办学位供给,让“入园难”“入园贵”不再是问题,解决好老百姓牵肠挂肚的民生大事,使学前教育政策既跟进人口战略需要,也契合义务教育未来向两端延伸拓展的可能;义务教育的方向就是办好群众身边的公办教育,以师资配备和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逐步做到优质均衡,优化结构,坚决阻断逐利资本侵入义务教育;职业教育的方向就是要逐步实现由政府举办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转变,由参照普通教育同质化办学向专业特色鲜明、符合区域发展差异化办学转变。从教育输出看,短期内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都逃不出应试的怪圈,“内卷”的氛围不会瞬间打破,因此区域教育管理者在发展方向上既不能简单“唯分”,也不能“去分数化”,因为“缺分”的教育是乌托邦的教育,至少会让党委政府对教育的关注度降低,家长和学生对教育的信心不够,学校和教师自信心下降,进而恶化教育的生态,在城市化的驱使下,“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便不可收拾;职业教育就是要以培养服务区域发展的技术技能人才为使命,而不是追求升学率。从资源配置看,就是要把推进教育公平作为重点,在此基础上再考虑资源配置的质效,等等,基础教育特殊属性和特别功能决定了公平始终是区域教育的首位度。

区域教育的路径何在?

教育是慢事业,不是敲锣打鼓就能成功,更不得急功近利,需要锚定方向久久为功。方向正确只是保证区域教育不会出现南辕北辙的大错误,但若是缺少路径支撑,或止步不前,或事倍而功半。区域教育的路径,考验区域教育管理者的智慧,实则是思维方法的比拼和较量。各地在推进区域教育改革发展时所选的路径各异,质效也迥然不同,有的坚持“稳中求进”,有的坚决“破釜沉舟”,有的秉持“四平八稳”,有的“消极等待”,等等。实践中,坚持“稳中求进”者未必都能做到稳中有进,有时“按下葫芦浮起瓢”;坚决“破釜沉舟”者,有的被碰得头破血流不得不戛然而止,有的愈挫愈勇,逆势而上;秉持“四平八稳”者,并非都能如其所愿,在大变化、大发展、大调整的时代背景下,有时以不变应万变并不奏效,反而弄得“烽烟四起”。对区域教育管理者而言,在追寻目标的路上不在乎面临多少困难、问题,而在于坚持辩证思维、发展思维,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的问题,关键是要认清不同时间节点的主要矛盾,找对适合自己的破解之策,将大目标、大任务条分缕析,让小任务之下的小路径更加清晰明了,纲举目张、逐一纾解落实。

譬如,义务教育布局调整是各地绕不开的难题,属于战术层面的操作问题,找准路径至关重要。在2019年宁国市推进城区义务教育布局调整中,我们将决定布局调整的关键指标——各学段学龄人口数、义务教育学校学位供给数,影响布局调整的次要指标——二孩政策放开后的学生增量、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学生变量、二手房交易政策调整后的核心区学生减量,制约布局调整的各种利益集团——房地产商、学校周边商圈、优质学校教职员工及辐射家长群、房产中介等面上的“第一手数据”搞准后,严格按照重大事项社会风险评估决策规定,坚持分层分类召开中小学校长座谈会、街道社区干部恳谈会、市直有关单位协商会、教育规划人口住建等不同层面专家论证会,通过线上线下几轮公开,充分吸纳社会各界意见,合理意见充分吸纳,不合理意见由干部下沉到街道社区当面解释。最后一轮方案线上线下同步公开,并配地图和文字说明,线上线下安排专人跟进解释,整个布局调整的大事在悄无声息中完成。

再如,城镇化是大势所趋。作为典型的山区县市,我们面临教师总量超编、结构极不合理等诸多矛盾:乡村相对富余,城区严重不足;语数英等考试学科教师短缺,音体美等非统考学科教师少量富余;50岁以上的教师占比近50%,30岁以下教师占比不到15%;女性教师占比过高,近3年新招录教师男性占比不到10%;新招录教师中非师范专业比例超50%,通过继续教育获得二次学历参考人员占比近50%;义务教育学校自聘教师350余人,教师队伍极不稳定,学校负担重重,家长怨声载道。如何统筹好教师资源,最大限度释放教师队伍活力,成为战略层面的改革难题。“需要改”众所周知,“如何改”信心不足。唯有坚定信心和目标,统一思想、克服困难、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稳健走好改革每一步。我们用了3个月时间摸清家底,算清了“四笔账”,即全市教职工编制岗位总账和各校教职工编制岗位分账,全市分学科教师编制总账和各校分学科教师编制分账,做到对各学科教师的招录、腾挪、转岗心中有数。我们先后赴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等地考察学习,出台了义务教育学校定员定岗、教师适岗竞聘、校长职级制、教师落岗退出等一系列文件,用制度推动教师“进退留转”,用规矩约束学校照章办事。从2020年开始持续两年的县管校聘综合改革,全市教师交流轮岗面近20%,学校自聘教师削减到50人以内,持续不断的宣传发动,步步为营的路径安排,环环相扣的闭环机制,确保了改革的整体稳定。

区域教育的方法何在?

从区域教育治理看,方法和路径问题不可割裂、相容共生,不同的方法可能会有不同的路径,不同的路径指引也会有不同的方法选择。笔者所言的方法不是哲学层面上的方法论,而是实践层面具体的思维方法。其一,要摒弃就事论事的思维方法,坚持“点线面”思考。区域教育有别于其他行业和系统,人多事杂,人与事的问题相互交织、互为影响是其主要特征,个别学校出现的个性问题或者个别教师提出的个性要求,我们都不能理解为“点”上的问题,类似的问题和诉求在系统内都能找到同样的案例,若是就事论事,只考虑“点”而忽视“面”,难免会留下后遗症,制造更多的新问题。其二,要摒弃把话说死、把事做绝的思维方法,做到留有余地。教师的工作对象相对单纯、工作内容相对具体,由于岗位的特殊性,他们中绝大多数人认真勤勉,但“认真”与“较真”之间没有截然的分水岭,部分教师因“认真”而“较真”是一种常态。区域教育管理者如果不能做到字斟句酌、谨言慎行,有时不经意的一句话,或者随性的一个举动,难免会招致少数教师“咬文嚼字”般的挑剔,甚至质疑,直接影响区域教育管理者的威信和作为。其三,要摒弃“小我”本位主义的思维方法,心怀“国之大者”,践行教育的初心使命。虽然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各地教育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在基础教育领域优质资源相对不足的问题依然突出。个人拙见,未来在一段时间内满足广大人民群众“上好学”的期许仍然是区域教育的主要矛盾,区域教育管理者要跳出教育看教育,立足全局办教育,坚持把“最大公平”作为教育的初心使命。四是要摒弃“较真”的思维方法,树立协同办事的长远观。区域教育是需要聚集资源要素为我所用,区域教育管理者作为资源的统筹者、协调者,需要及时调整“频道”,因为过于“较真”,不仅对自身是巨大伤害,对教育事业发展也极为不利,但要坚守底线和原则,讲求技巧。

譬如,在2019年夏季学期,我们打破固有的招生模式,在全市义务教育学校及幼儿园统一摇号招生,电脑派位随机分班,虽然招致一些“权势”阶层不解,甚至谩骂和冷嘲热讽,但对普通家长而言是公平的。上述案例,其实要求区域教育管理者“弃小我”“求大同”“促公平”,只要站好群众立场,最终会被社会所理解。

对学生而言,我们可以从不同维度诠释“生活即教育”“教育即生活”的真谛。区域教育管理者亦是如此,需要在生活中教育,在经历中成长。揆诸现实,成功的区域教育管理者一定要在实践中经受检验,且只有在自身履职实践中才能悟出“大道理”。期待自己并不很长且不专业的教育经历,能对同仁们在“悟道”时有所帮助。

(作者系安徽省宣城市宁国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宁国市教育体育局原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