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让编外教师有奔头

从一名普通的幼儿园教师,到班长、教研组长、保教主任,再到2019年竞聘为碧云园区副园长,范颖对自己在成都市第十幼儿园的发展充满信心,也不想着“考编”的事情了。

“以前从没看到过哪个幼儿园是园聘教师能担任副园长的。”范颖说,“两自一包”改革,打破了编制的束缚、身份的界定,真正让愿意做事的教师有了担任重要岗位的机会。

2021年教育事业统计数据结果显示,我国共有学前教育专任教师319.10万人。但由于编制刚性约束、核定不及时等原因,幼儿园编外教师在很多地区呈现出数量多、占比高、待遇低的情况。

在学前教育迈入全面提高质量的新阶段,如何让编外教师安心从教、追求专业发展?幼儿园教师人事管理制度改革成为破题的关键。

“两自一包”,赋权幼儿园自主管理

近年来,成都市武侯区的公办园越来越多,在编制紧缺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广大编外教师的工资待遇,政府相关部门领导动了脑筋,拿出了改革的魄力。

2014年,武侯区综合改革学校管理的“人权”“事权”“财权”,构建起以“教师自聘、管理自主、经费包干”(简称“两自一包”)为基本做法、以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为特征的学校管理模式。目前,全区41所幼儿园都采用了“两自一包”模式。

在成都十幼园长王艳林看来,“管理自主”体现在幼儿园拥有教职工聘任、中层干部选聘、经费支配等6项权利。幼儿园结合自身发展,按需设岗、按岗定标、按标聘人,确保能招聘到理想的教师。与此同时,教职工共同制定薪酬体系,编内外教师一套考核标准,多劳多得,“让教师从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感觉是平等的,这是改革带来的一个明显变化”。

据介绍,成都十幼集团有80%左右的园聘教师,他们不占用事业单位编制。每年10月,教育局发布包干项目、同类学校的经费生均数和教师收入的平均数,将包干经费在年初一次性打包拨付给幼儿园,由幼儿园自主管理使用。

“教师工资待遇、专业成长等,在编、园聘教师都一样按岗位考核,整个过程公开公平公正,真正体现了多劳多得、优劳优酬。”范颖举例说,去年两个园区都要创建一级园,当时以项目的方式在集团招募教师,后期考核会发放相应奖励。“大家都踊跃报名,因为干得多、干得好,就拿得多。”

武侯区教育局副局长罗虹说,2014年以来,武侯区幼儿园数量快速增长,但教师编制却还停留在2012年核定的数量上,越发捉襟见肘。采取“两自一包”模式后,教师按岗位自主竞聘、民主选举,幼儿园依法管理,实现了教师由“身份管理”向“岗位管理”转变,也激发了幼儿园的办园活力。

核定“控制数”,编外教师享有编内待遇

得知2021年“控制数”教师招考名额更多了,覃蜜赶紧报了名,最终顺利闯关,成为广西南宁青秀区凤凰岭路幼儿园的一名编外教师。

“待遇和在编教师一样!”当被问及为何报考时,覃蜜第一句话就这样说道。现在,她每月收入扣除“五险一金”后增加了2000元。“以前,没怎么想过提升专业能力,现在,发展机遇好了,我想往这方面努力,也想评中高级职称。”

记者了解到,为稳定幼儿园教师队伍,青秀区锐意改革,大胆创新,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对新办园出台了“地方政策”,参考中小学教师“控制数”的做法,先是提出幼儿园“规模数”新举措,2019年又采用聘用教师“控制数”的做法,让编外教师获得与在编教师一样的待遇。

受益于此项政策,凤凰岭路幼儿园2019年获得了第一批“控制数”指标,一下子新增了二十多名“控制数”教师,这让园长黎晓明心里美滋滋的。

“过去聘任的年轻教师,因为觉得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流动性较大。现在这些‘控制数’教师是进入编制系统的,除了职业年金,跟在编教师几乎没区别,这就好比给幼儿园发展装上了‘稳定器’。”黎晓明说,去年幼儿园开了一所分园,又核增了19个“控制数”指标。

2019年4月,广西印发《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充分挖掘现有编制资源,从改革管理、控编减编等方式精简的编制资源中调剂解决公办园所需教师编制。在现有事业编制总量内确实无法满足需求的市县,可参照中小学做法,核定聘用教师“控制数”。

通过这一创新举措,广西学前教育广筑“师资巢”招纳贤才,为打造稳定而优质的师资队伍奠定了基础。

2018年,为补充幼儿园教师,山东一边核定机构编制,一边核定人员编制,并且,在编制总量无法满足的地区,探索实行人员控制总量备案管理。备案管理是指对总量内的人员,在公开招聘、薪酬分配、社会保险、职称考评、考核奖励和管理使用等方面,使用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政策,同工同酬,并明确所需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

人员控制总量备案管理与教师“控制数”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通过创新编外教师待遇保障政策,使其能够安心从教。

合同制管理,努力实现同岗同待遇

“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元通中心幼儿园教师周群英拿到新工资后异常兴奋。与前两年相比,她的工资涨了一倍左右,在岗位上享有与事业编教师几乎同等的待遇。

去年,浙江省海盐县在提高编外教师待遇上迈出一大步。该县连续出台公办园劳动合同制教职工控制数方案等一系列文件,将公办园中的编外教师单独建库,实行劳动合同制。专任教师工资待遇,根据同类事业编专任教师薪酬标准设立,基本工资与岗位、学历、职称关联,并同等享受班主任津贴和农村特岗津贴。绩效奖励与事业编制教师同标准同考核实施,推动两类教师同岗同酬。

记者了解到,浙江省多地探索分类推进公办园教职工人事管理改革,按照公开平等、竞争择优原则,对劳动合同制教职工实行严格准入管理,因事设岗、按岗聘用、以岗定薪,明确其薪酬应逐步向在编教师看齐。

借助创建全国学前教育普及普惠县的东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去年提出“要实现公办园自聘教师工资待遇与在编教师一致”,并探索了公办园劳动合同制教师管理新路,出台了《关于规范公办幼儿园劳动合同制教职工管理的实施意见》等系列文件。由此,公办园劳动合同制教师财政保障预算,从2020年的6.8万元增长到7.5万元,再到2021年底的9.5万元,人均年收入达到10.5万元以上。

公办园编外教师实施人事代理制度,是江苏省句容市幼儿园人事管理改革的一大亮点。人事代理教师的工资及“五险一金”全部由财政负担,并且建立了逐年增长机制。目前,句容市公办园共有教师932人,其中在编教师356人,人事代理教师394人,教师财政供养占比约80.4%。

“在编制总量控制的背景下,我们要创新人事管理制度,保证广大编外教师的薪酬待遇和基本权益。”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海英说,“两自一包”“控制数”“备案管理”“人事代理”等改革举措,核心与根本就在于将编外教师的招聘、薪资、社保、职称、培训、评比等与在编教师同等考虑,努力实现与在编教师同岗同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