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教兴邦,长振木铎声——写在北京师范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

百廿浩气,岁月峥嵘。

  北京景山东街马神庙,京师大学堂遗址。1902年12月,木铎声起——京师大学堂师范馆正式开学。北京师范大学的发展由此起步,中国现代高等师范教育由此开启。

  这是苦难中的中华民族振兴教育、变革图强的觉醒,肩负开启民智、救亡图存的时代重任。

  无论校名如何更迭,师范,是这所学校不变的坚守。“木铎”徽识,已是中国教育教化传统的具象化表达。今天,无论在北京,还是在珠海,古朴典雅的“木铎”都矗立在北京师范大学校园里,望之肃然,即之温然。

  木铎金声,弦歌不辍。坚持教师教育特色,培育“四有”好老师,一代代北师大人,治学修身志在兼济天下,慎思而笃行,继往以开来。


励教兴邦,长振木铎声——写在北京师范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

著名教育学家顾明远教授与学生交流。资料图片

  

“师资肇端在于斯”

  如果去北师大校史馆,人们常常会在摆放《奏定学堂章程》的展柜前驻足。这是中国近代第一个在全国实行的新型学制,对各级各类学校的培养任务、入学条件、课程设置及学校管理等作出明确规定。

  “功课之完善与否,实学生成就所攸关,故定功课为学堂第一要著。”师范馆借鉴西方近代师范教育制度,开设多门功课:伦理、经学、教育学、习字、作文、算学、中外史学、中外舆地、博物、物理、化学、外国文、图画、体操。

  今天,回看这份课程设计,其专业课程与教育课程混编的课程结构和教师养成范式,为全国各地师范学堂的课程设置树立了典范,奠定了中国高等师范教育的办学基础。

  1909年,独立设置后的京师优级师范学堂搬迁新址。京师优级师范学堂建立了三级三长制的行政机构,以及公共科、分类科和加习科的分科架构。前者逐渐演变为校长以下分别由教务长、训导长、总务长领导各部门的行政组织系统,在中国高等学校延续多年;后者代表了中国大学由部(科)到(院)系发展的学科组织基础。

  1923年,北京高师升格为北京师范大学,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所师范大学。

  1931年起,北师大成为“包括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研究院(所)在内的全国唯一的完全制师范大学”。

  1932年,北师大成立教育研究所,教育研究所专门负责教育研究和训练教育专门人才,并编纂各科教材。

  …………

  率先选派师范留学生、率先创编国语教科书;率先开办教育研究科、授予教育学士学位;率先创办数理刊物、建立心理学实验室、在全国推广教育技术;首批承担全国中小学课标研制、中小学教师“国培计划”;参与制定教育法律法规体系,教师专业标准……“开先河”“辟基础”“垂典范”“塑体系”,北京师范大学的发展之路是中国高等师范教育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是构建现代高等师范教育制度、中国特色教师教育体系的探索。

  20世纪80年代,时任校长王梓坤联合诸位名师首倡“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尊师重教月的活动”。1985年9月10日,庆祝第一个教师节的北师大学生在学校操场上打出“教师万岁”的标语。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

  2014年9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北京师范大学时指出,国家繁荣、民族振兴、教育发展,需要我们大力培养造就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需要涌现一大批好老师。全国广大教师要做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知识、有仁爱之心的好老师,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作出更大贡献。

  2015年9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国培计划(2014)”北京师范大学贵州研修班参训教师回信,勉励他们“牢记使命、不忘初衷,扎根西部、服务学生,努力做教育改革的奋进者、教育扶贫的先行者、学生成长的引导者,为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发展、为祖国下一代健康成长继续作出自己的贡献”。

  2017年,北师大公布《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建设方案》,提出坚定教育自信,铸就以教育学科群为核心的教师教育珠穆朗玛峰。学校第十三次党代会确立了建设“综合性、研究型、教师教育领先的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定位和“三步走”战略构想。

  2019年,教育部批复同意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建设,着眼我国现代化建设与发展的“未来时”,引领中国教育改革方向,创建人才培养新特区。

  从“往者文化世所崇,将来事业更无穷,开来继往师道贯其中”到“学为人师,教化从容;行为世范,砥砺无穷”,一首首校歌版本不同,歌词、曲谱不断变化,师大志向一以贯之,为探索中国特色的师范教育作出独特贡献。这一责任,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表现为“育人兴邦”的使命意识;新中国成立初期,表现为“改革在前”的先行精神;改革开放时期,表现为“开拓创新”的转型决心;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期,表现为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标杆担当。

  “教师教育是百年师大的特色优势和立校之本。为党和国家培养一批又一批‘四有’好老师,为解决中国教育问题提供有效对策方案,就是北师大建成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真正检验标准。”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表示,这是师范院校把自身发展与国家、民族命运紧密联系的责任担当。

  “师道,师道,谁与立?责无旁贷在藐躬”

  作为全国第一所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应该秉持什么样的精神,坚持什么样的志气?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给出了答案。启功先生曾释义:学,是指每位师、生应具有的学问、知识以至技能。仅仅具有还不够,需要达到什么程度?校训讲得明白,是要能够成为后学的师表。行,是指每位师、生应具有的品行,这包括思想、行动、待人、对己,方方面面,时时刻刻,都光明正大,能够成为世界上、社会中的模范。

  在北师大时空的坐标系内,有师者“盛德励耘,上善乐育”的独特气质,更有后学绵延的传承。

  何以为师?

  以学术。国语运动的先驱、北师大教授黎锦熙说:“大学者,具有创造力之学府也,学术实乃师大之生命线;倘若学术不兴,则师大终将不能成其为‘大’。”“攘夷武仗三千虎,建国文凭十八龙”,是他学术报国志向的明确表达。

  何以为师?

  以热爱。北师大教授童庆炳说:“始而怕上课,继而喜上课,终而觉得上课是人生的节日,天天上课,天天过节,哪里还有一种职业比这更幸福的呢?”

  手握粉笔,站在三尺讲台,或走着讲课,决不坐着,随意地做着手势,允许学生举手插话,提出疑问,或反对。而美妙恰在其中:老师和学生平等地来讨论一个问题,双方都受到启发,都觉得有一种理在其中。

  何以为师?

  以信念。北师大教授林崇德曾写下这样的诗行:我的岗位,将坚守在三尺讲台旁,我的足迹,却遍布祖国的四面八方;我的两鬓,会有一天斑白,我的青春,却千百倍千百倍地延长。

  老校长李蒸说,北师大对国家的贡献不是烜赫的,而是潜在的、永久的,为国家树人大计培植优良种子。

  所学足为后辈之师,所行应为世人之范。推白话文和国语运动、建中国民俗学派、著《中国通史》、研国家《通用规范汉字表》,编《中华建设新图》、创中国新生代古地理研究、建光反应量子化学理论、创新教育理论与实践……百廿京师,始终是中华优秀文化传承创新和国家科技进步的重要力量。全国“最美教师”“最美教师团队”“最美高校辅导员”,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北师大“四有”好老师终身成就奖和金质奖章荣誉称号获得者、教学名师……一批批优秀教师,汇聚起磅礴的北师大力量,将学校教书育人整体事业推向新的境界。


励教兴邦,长振木铎声——写在北京师范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

昌平校园木铎 资料图片

  

“无负今日”

  1954年,王宁被保送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还没上课,就已经从报纸上、书本上知道了黄药眠、穆木天、彭慧、钟敬文、黎锦熙等老师的名字。那一年,她代表新生致辞。现在,她已是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

  时光流转,顾明远、黄会林、林崇德……曾经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如今成为师大人心目中的先生。

  先生们念念不忘的是他们的老师们:老师的教学作为我的积淀,成为我人生历史的一部分,成为我学术生命的一部分。这就是薪火相传。

  百廿京师,始终坚持教育兴邦的不渝初心,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老师和各类人才,成为推动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重要力量。

  符定一,辛亥革命后回湘弘文励教,办校兴学,成为毛泽东的导师;国语运动先驱黎锦熙,普及白话,注音汉字,推动民众文化扫盲;教育系毕业生张岱年,立足中哲,融会东西;他们树立起启民救国的典范,影响了社会进步的方向,为民族精神的绵延发展注入了人文光芒。

  缪伯英用行动回答:毛遂自荐,拜师李大钊,从此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女师大学生刘和珍,成为“为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她们追求真理,为了民族解放和国家富强不懈奋斗。

  怎么有理由不回来呢?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黄文秀选择了驻村,到最贫困的地方去;在学生最需要的地方坚守教育初心,当学生引路人,古丽加汗成了遥远边疆学生们最喜爱的老师……新一代青年人以青春和赤诚传递梦想。

  如何着眼教育事业的长远发展,培养十至二十年后发挥价值引领作用的卓越教师和行业领军人才?北师大一直在实践中探寻答案。

  9月3日,又一个迎新日。新生们和木铎、校训碑来一个最初的留念。

  未来的他们又会是什么样子?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是校训;“入学初识门庭,毕业非同学成;涉世或始今日,立身却在生平”是毕业训,都是指引。

  在木铎金声的陪伴下,这里的每一位好老师,每一堂充实的课堂,都能将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仁爱之心的精髓,注入每一个北师大人心中,为学生们留下北师大印记。

  1925年,时任北师大校董的梁启超先生以“无负今日”寄予北师大毕业生,他在《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同学录》上的题词写道,“诗云:‘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推斯志也,何艰阻之不可胜,而物务之不可成哉!诸君制同学录,而乞言于余,余谨以‘无负今日’四字为赠”。

  知之行之。未来,即从今日起步。